当前位置:首页>>学习园地

陈云的学习之道

上传时间:2022  阅读次数:0

重视学习、善于学习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。陈云一生学而不厌、诲人不倦,不尚空谈、求真务实,堪称我们党重视学习、勤于学习、善于学习的典范。陈云不仅论述了学习的重要性、研究了学习的内容,还深入论述了学习的方法。

经常总结经验教训

第一种是经常总结经验教训。陈云认为:“要从成功的经验中学习,特别要从失败的经验中学习。这是使我们减少错误的好办法。一个人做事不可能不犯错误。有一种人,犯了错误只是觉得不好意思;另一种人,却把失败当作成功之母,从失败中吸取经验教训。后一种态度显然是正确的。”这是指向本人、本地、本部门的经验教训学习,不是指向别人、别地、别部门的经验教训学习。

这种学习方法与重视本人、本地、本部门特殊性的实际紧密相连。陈云在延安主持边区财经工作时,明确指出:“我们不要那些洋的,要那些土气的,要向土的学习,向自己的历史学习,向自己的经验学习。我们要从土的出发,从延安出发,不从伦敦出发,不从上海出发。”

这种学习方法也与在认识与实践、理论与实际的关系上更重视自己的实践和实际经验紧密相连。陈云指出:“实际第一,书本第二。我们的同志喜欢书本子,讲的和实际不对头,我们一定要实际第一。书本的东西是人家的经验,是过去的经验,外国的经验,上海的经验,我们要总结自己的经验。”陈云在延安曾主持起草《关于延安几种干部培养与使用的决定》,提出“文化水平虽高但没有或很少工作经验的新干部,除一部分学习专门知识者外,必须首先参加工作或学习一个很短时间后即去工作,以便获得工作经验,不应该长期在学校中学习”“党龄虽长但很少或没有工作经验的干部(例如与党失去联系很久的干部),必须参加工作,尤其下层工作,以增补其工作经验之不足”。

这种学习方法还与重视批评特别是自我批评紧密相连。自高自大、自称高明、自我陶醉,拒绝批评和自我批评,就会阻碍学习,阻碍吸取教训,阻碍进步。陈云指出:“自我批评是共产党员学习的宝贵的武器,虚心地接受党的批评是一个党员进步的必要条件。好的共产党员,对党的每个批评都必须以诚恳的态度、愉快的态度去接受和了解,以改正自己的错误。”

向左右、上下学习

第二种学习方法是“向左右、上下学习,也就是向同行学习,向上级和下级学习,特别是向下级学习”。陈云指出:“我们应该形成一种开会讨论、随时商量的风气。提出方案,不怕别人指责,因为只有互相讨论,才能使方案更加合理,使工作前进一步。现在,这种互相讨论的空气是很稀薄的,而向下级学习的空气更稀薄。这种现象应该有所改变。”

向左右学习,首先是向同行学习,向同学学习。这也就是古人讲的“三人行,必有我师焉”“学而无友,孤陋寡闻”。即使不是同行、不是同学的“左右”,其优点也是应该学和可以学的。这就是古人讲的“见贤思齐”。独来独往,拒绝向他人学习,只会是一条越走越窄的道路,而不是越走越宽的道路。陈云指出,“不要因为怕犯教条主义错误而不敢读书。我们反对教条主义,不是不读书”“要反对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,都需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”。

向上级和下级学习,特别要重视向下级学习。陈云重视唯实,反对唯上、唯书。但他又提醒:“不唯上,并不是上面的话不要听。不唯书,也不是说文件、书都不要读。”向上级学习和向书本学习是必要的,但要与实际情况结合起来学习,要从特殊性与普遍性的联系上去解决具体问题,不能搞唯上主义、教条主义。向下级学习就是向群众学习,向实践的主体学习。在延安学习运动中,陈云谈的五个方面的学习内容,将向实际工作和向群众学习看成最重要的学习。他说:“共产党员要领导群众,就必须首先向群众学习。‘三个臭皮匠,凑成个诸葛亮。’离开群众,世上是没有什么诸葛亮的。”在建立北满根据地的斗争中,陈云赞扬并推广马斌的下层路线,善于向群众学习,发现了经济——武装——经济的斗争规律。在坚持南满根据地的斗争中,他提出“农民是我们的老师,一切办法可以从他们那里去找,反转来我们加以集中提高和运用。”

向外国经验学习

第三种学习方法是向外国经验学习,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的历史条件下就是向苏联经验学习。陈云指出:“有人说,我们自己也有很高的文化,在历史上有占显著地位的科学发明。这当然不能否认。但这些成就,如同锁在仓库里的东西一样,不会因为向外国学习就丢掉的。现在我们应该首先学习我们所没有的东西。”

陈云指出的向外国学习,首先是学习我们所没有的东西。当时什么是我们所没有的呢?工业化、现代化及与此相联系的科学技术知识、文化知识和观念是我们所没有的。1973年,陈云提出要研究资本主义,包含着要学习工业化和市场经济的经验。他说:“不研究资本主义,我们就要吃亏。不研究资本主义,就不要想在世界市场中占有我们应有的地位。”

怎样向外国学习?陈云强调的是两条。第一条,是为了中国的发展,学对中国有用的东西,不是学那些对中国无用甚至有害的东西。这就是毛泽东讲的向外国学习,屁股要坐在中国身上。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中,向苏联学习,陈云是具体负责人之一。他指出:“我们一方面在生产和工作中学习,总结自己的经验,提高自己的能力;一方面吸收世界上一切先进的知识,合理地运用到生产和工作中去。”但对不适合中国的,就不学。中国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政策就没有向苏联学。陈云说,我们对民族资本主义企业不采用没收政策,而采取赎买政策,也就是利用、限制、改造的政策,对恢复经济是很有利的。第二条,向外国学习,既不能丢失民族自信心,也不能有盲目排外的心理。否认自己的文化传统和自己文化中的长处,全盘接受外国文化,那就要丢失民族自信心。但外国好的东西、对中国有用的东西拒绝去学,那就会停滞于世界潮流之外。1973年,面对43亿美元引进技术的方案,有不少反对声音。陈云支持引进技术的方案,并就武钢一米七轧机的引进果断地说:“如果有人批评这是‘洋奴’,那就做一次‘洋奴’。”


     摘自《中国组织人事报》


版权所有 河北师范大学党委办公室、学校办公室   冀ICP备18011017 号-3

冀公网安备 13010802000630号

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南二环东路20号   邮编:050024   联系电话:0311-80787777  0311-80788888(传真)